欠债2亿、被指诈骗,社区团购独角兽同程生活申请破产

  • A+
所属分类:投资理财

2020年以来,社区团购行业风起云涌,巨头围攻之下,从业者们要么夹缝求生,要么转型求变,要么彻底出局。经历了业务转型、公司裁员、高管离职、放弃核心市场……成立于2018年初的行业独角兽“同程生活”早已摇摇欲坠。

7月,危机彻底爆发,苏州、广州等多地发生供应商维权催讨事件。

4号,同程生活广州总部牌匾被摘。5号,一百多位供应商前往同程生活苏州部催讨维权,进一步引发外界关注。根据曝光的视频,现场甚至爆发了冲突,有群众因此受伤。

6号凌晨,创始人兼CEO宇发布公开信,请求合作伙伴再给同程生活一些时间,同日,同程生活宣布更名为“蜜橙生活”。但同程生活并没有给自己预留时间,隔天,一纸公告终结了这只独角兽的生命。

但破产远不是结束,同程生活还背负着1000余家供应商预估高达2亿的欠款。伯虎财经援引知情人士称,目前登记的100多家供应商的欠款已经超5000万元,实际被拖欠货款的供应商超过1000家,该知情人士推算同程生活的总欠款已超2亿。

据疑似供应商的网友直播曝光,在7月7日举行的货款拖欠问题的沟通会上,何鹏宇与供应商们始终无法达成共识。

究竟是什么让何鹏宇口中“已经开始走出一条社区团购可持续发展道路”的同程生活陷入了“无法摆脱的经营困境”?

朝令夕改,同程生活迎来大败局

公开信中提到,在2020年年中,同程生活已经开始进入一个良性发展阶段,前端履约盈亏打平。同时,公司在“2021年与抖音合作开创性的探索出了一条围绕个人IP、团长直播带货的行业新方向。”

紧接着,何鹏宇控诉,去年9月开始,行业从“拼创新”“拼执行”的时代转变成“拼资本”“拼补贴”的时代。不可否认,美团优选、多多买菜、橙心优选等巨头的涌入,抢走了大量用户和订单,也让创企的生存空间急剧压缩。

何鹏宇表示:“基于此,现在我们必须做出战略上转型调整。即启用新的品牌名‘蜜橙生活’,围绕团长(KOL、KOC)进行供应链的创新,包括私域流量运营、直播运营、供应链赋能等,因为今天是属于个人IP的黄金时代,巨大的流量红利会让我们的团长取得更大的成长空间。”

何鹏宇还在信中表示,过去的三年里,他带着团队从0起步把公司做到了10亿美金,未来三年,有信心再次把一个业务做到10亿美金。

对于还款一事,何鹏宇则是只字未提。

来源:何鹏宇公开信

7月6日下午,同程艺龙人力行政中心发布声明,称“同程艺龙与鲜橙科技是两家完全独立的公司,鲜橙科技的经营、管理皆与同程艺龙无关。”同程艺龙内部人士向证实,鲜橙科技为同程艺龙的前员工离职创业项目,同程资本曾参与该项目的投资。

天眼查App显示,何鹏宇曾任高级副总裁,同时,同程生活与同程艺龙之间存在更为紧密的联系,同程旅游创始人兼CEO吴志祥在同程生活占股7.17%,并在公司担任高管,同为高管的还有同程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监事龙筱昕。历史信息显示,同程资本娄德明也曾担任同程生活的高管。

同程生活企业架构图-部分截图来源:天眼查

来源:天眼查

然而,在公开信发出的第二天,同程生活宣布申请破产。何鹏宇要再造一个独角兽的说法不免显得有些讽刺。

来源:同程生活公告

同程生活事件持续发酵正是因为供应商催讨欠款。知情人士透露,过去一个月,赴同程生活苏州总部讨要欠款的供应商每天都有好几波,“原本给供应商的结款周期是T+3或者T+7,但现在同程生活已经拖延了长达一个月甚至更长时间 ”。

据伯虎财经报道,供应商集体讨债后,同程生活确实在7月5号晚上给出了二选一的解决方案:1,赔偿20%的货款,剩下的以资抵债,未还欠款转换为新平台股权;2,等到新业务赚钱,再做赔偿。

但令人气愤的是,6号早上,同程生活就宣布协议作废,原本将出面解决欠款问题的领导也临时放了鸽子。紧接着,同程生活改头换面,摇身一变成了“蜜橙生活”,还没等供应商们反应过来,公司就破产了。

那么,欠款又该怎么偿还呢?

一名疑似是同程生活供应商的网友在社交平台直播了何鹏宇与供应商就拖欠货款问题的沟通会。何鹏宇表示,公司现在资不抵债,但会按照法律处理大家的问题。

供应商们并不接受这一方案,他们表示只想拿到货款。有供应商表示,公司出现资金链问题后仍要求供应商供货,是诈骗行为。还有供应商指出,同程生活于近期变更了法人,认为此举是为了逃避债务而为。

疑似同程生活供应商直播爆料截图 图源:三言财经

在媒体的采访中,一供应商无奈的表示:“很多人基本是倾家荡产了。现在我们的命就是在那飘,现在也找不到解决的途径。”

巨头围攻之下,同程生活的步步错

从行业老二到一蹶不振,这家昔日的独角兽做错了什么?

作为最早入局社区团购的一批企业,同程生活以生鲜非标品为切入口,瞄准下沉市场,生鲜品类占比达70%,其他品类涉及居家用品及周边服务,主要采用“上游规模化源头直采+下游社区自提”的模式。

同程生活自诞生以来就颇受资本青睐,成立至今,同程生活共获得8轮融资,投资方包括、金创投、、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BAI)、同程资本等知名机构。

来源:天眼查

资本助力下,同程生活的业务覆盖华东、华南珠三角、西南等地区。靠着此前积累的用户口碑和良性履约,同程生活在2020年过得还算不错,GMV接近100亿元,彼时兴盛优选的GMV在400亿左右。

顶住了巨头们的轰炸,何鹏宇曾自信表示2021年,同程生活的GMV将达到300-500亿元,公司实现整体盈利。但对比巨头们的同期目标,我们很难想象,市场还有多少蛋糕能留给同程生活——美团优选年GMV目标2000亿,多多买菜目标1500亿,橙心优选目标1000亿,兴盛优选目标800亿。

现实是残酷的,2021年,同程生活开始节节败退。知情人士称,过去一个季度同程生活的单量大幅下滑,相比期已经跌去60%以上。

由此带来的资金紧张问题直接影响了同程生活的现金流,也造成了我们如今看到的局面。据称,今年5月起,同程生活就出现回款不及时的情况了,但当时同程生活表示将有融资进入,资金上不会有问题,加上6月疫情加大了同程生活的采购量,让供应商们相信平台能够支付货款。

面对如此窘境,同程生活也曾尝试自救。在决定转型之前,同程生活曾和市面上几家社区团购企业京东和阿里,甚至交涉过收购意向,但最终未能成功。

卖身失败,同程生活决定与抖音合作探索小B端转型新出路。据悉,今年4月起,用户可以通过抖音本地页的社区团购入口,直接进入同程生活,同程生活也鼓励团长和品牌进行直播带货。遗憾的是,资金问题没有给同程生活太多时间来试错。

在转型期间,同程生活放弃了两个重要阵地,断绝了两大收入来源,也让供应商们的不满情绪进一步升级。4月,有报道称,同程生活暂停湖南地区的运营、关闭了团点。近日,又有市场人士表示,同程生活关闭了广东仓,当地出现了团长天天卖货却天天退款的情况。

伯虎财经报道称,有供应商认为,退出湖南市场是同程生活的阴谋论。“坑人的公司,过完年就呆在我们服务站,给我们画大饼,等我们门面交费完,清完仓库直接给我们关服务站,通知退出湖南市场。”

警钟敲响,转型还是出局?

同程生活的轰然倒下,也给社区团购行业敲响了警钟。

同程生活抓住社区商业风口,瞄准下沉市场,其商业逻辑并没有错,但社区团购依托低门槛的社群面向C端用户做商品信息推荐与商品低价销售,准入门槛非常低,因此非常容易被大资本收割。

相比之下,资金问题却是当下社区团购赛道的从业者普遍面临的问题,包括融资不畅、利润微薄等。生存尚且难以维系,如何去和那些持续完善业务、巩固城池的大厂们比拼?

而巨头们有的绝不只是资金。的报告中提到,拼多多资源禀赋优异,在流量与供应链上具备优势,美团强在组织管理能力,具备各环节精细化运营与快速迭代能力,在社区团购这个利润率很薄且尚无终局模式的行业更具重大意义。这些优势也是中小企业很难具备的。

财联社援引业内人士观点,融资已不能改变单量下滑带来的巨大冲击,未来还会有更多社区团购品牌出清,“美团优选、多多买菜GMV都已经是千亿级别,市场不断向头部靠拢,留给中小品牌的机会不多。”

随着市场的新一轮洗牌,低门槛的社区团购市场的容错率将会进一步缩小。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从业者们为求生存,或许只有转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