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配件战事:在混局中厮杀

  • A+
所属分类:投资理财

“iPhone不标配充电器了。”打下这几个字发到了他的微信群里。

从2020年起,新iPhone均不标配充电器和有线耳机,出现在iPhone 12系列手机包装盒中的手机配件只剩数据线。这是数据线第一次单枪匹马地作战。

苹果阉割配件的同时,国内手机厂商也迅速紧跟这一趋势,虽然宣称不标配充电器,但在发布会上,国产厂商依然习惯于将充电器和数据线一同附赠给消费者。

自从新款iPhone 12系列不标配充电器和有线耳机开始,陈宇的店里这些配件的销售量却不断提升,由最早的单日出货2100余个升至4300余个,销量翻了2倍。

“出货占比最多的还是数据线,充电器排第二,第三和第四是贴膜和手机壳。”陈宇告诉DoNews(ID:ilovedonews),他做这门生意已经二十几年了,回想最初只靠卖万能充和散装电池,现在的品类已经比二十年前翻了一番。

从万能充到移动充电宝,从可更换电池到不可更换电池,时代在不断进步,技术也在不断成熟,只是陪伴在手机身边的手机配件们,一直没有停歇。

这是一个经历了二十年变革的传统行业,这其中,捞金者无数,而真正能够在此行业中幸存下来的捞金者却不多。

捞金者

2000年初,通讯市场的大门刚刚打开,手机做为奢侈品仅存于一小部分人手中,在当时,手机还只是简单的通讯工具,仅仅用来接打电话和发送短信。

董和陈宇年龄相仿,不过他并不像陈宇一样是通过卖手机配件发家的,董海洋最早的店铺在西直门通讯一条街,做倒卖水货手机的生意,而陈宇则在距离西直门10公里以外的中关村。“基本那时都是卖手机捎带着卖配件,还没说像今天这样形成整个产业。”

在当时,手机配件于手机而言,是其再小不过的周边产品了,并且种类也仅有万能充、电池、手机套,就连贴膜也没有特定的尺寸,只有一卷贴膜纸,而后根据不同屏幕大小尺寸进行裁剪。

彼时,手机业的老大哥诺基亚发展得如日中天,、索爱、天语等品牌紧随其后,苹果、华为、小米、OV还未出现在公众视野中。

对于手机配件行业来说,初期面临的最大难题是品类少,但优点却是成本低,利润高,售价10元的万能充,其成本也仅有1-2元,而一些散装电池(可拆卸无品牌的非原装电池),由于是非正品,利润往往在20元以上。

马晓告诉我们,当时最畅销的产品是电池和万能充,其它的产品卖得并不多,品类也比现在更为单一,品牌化的配件更是少之又少。“06年销量最多的是电池和万能充,手机壳的销量也开始往上走,但没有前两者多,像手机壳以及挂链这些是女性经常买,男性还是以电池为主。”

2005年,赵琪就在木樨园方仕通广场租下了店铺,主要经营诺基亚贴膜、手机壳、电池和万能充。作为早期的手机配件捞金者,他甚至不会想到在5年后,一个名叫iPhone的手机能够将诺基亚“一夜”压垮。

“那时手机配件基本是深圳和东莞地区的电子厂做出来的,山寨的产品要比现在多。”赵琪说,在当时能够拿到最优的进货渠道,能够将进货成本谈到最低,基本都能赚钱,更多的货流通到批发市场以及各种手机市场中。

一个行业,一款产品,有下游就必然要有强大的上游支撑。杨元十多年前在的电子厂还在生产可拆卸手机电池以及万能充,而在现在,他所在的电子厂历经转型迭代,已成为能够生产移动电源、数据线、充电器、耳机等产品的多产业生产商。

杨元告诉我们,随着每个时代的需求不同,生产的产品也大不相同,对于这些生产手机配件的生产商来说,必须要紧跟行业变化,也更要紧跟手机厂商的新趋势。

“没人会知道十年之后苹果带火了蓝牙耳机,这在诺基亚时代几乎没人使用,当然也不会知道手机电池从可拆卸变成了不可拆卸。”杨元打趣道。

这些藏匿于深圳大大小小的电子厂多数因为手机的更新迭代而自我革命,有倒闭也有兴起。

品牌化

正是在这几年,手机配件市场一跃而起,由于该产业产品小而美、复购周期短、利润空间大、投资门槛低等特点,大量从事手机销售的人员开始开辟第二块“掘金地”。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我国目前企业名称或经营范围含“手机配件”,且状态为在业、存续、迁入、迁出的手机配件相关企业数量近49万家。其中,近7成相关企业成立于5年之内。

从地区分布来看,广东省的手机配件相关企业最多,有近14万家,占比29%。其次是陕西省,有近5万家相关企业,占比10%。另外,山东省也有近3万家手机配件相关企业,排第三位。

值得一提的是,近五年来,手机配件相关企业数量持续上涨,年增速维持在15%以上。其中,2019年新增近13万相关企业,为历史最高。

“因为这行门槛很低,利润又高,大家都想进来捞金。”杨元说,仅仅他所知道的电子厂或者专门生产手机配件的厂商在深圳就有几百家,这其中还包括专门生产钢化贴膜、手机壳的厂家。

“钢化膜和手机壳的生产成本和周期要比数据线和充电器那些更低也更快。”阿明所在的工厂只生产钢化贴膜和手机壳,年收入在百万以上。他告诉我们,一张钢化贴膜的成本基本在几毛钱,如果批量采购,一张贴膜的成本在1元左右。

阿明说,他们工厂每天基本能生产出贴膜2-3万张,以12小时计算,每分钟就要有41张贴膜下产线。对于他们来说,这也是一个压力较强的工作。

“整个钢化贴膜需要经过好几部才能是一张合格的贴膜,其中要切割、打磨、贴胶、钢化、包装,经过这些步骤之后,这些膜才到用户手中。”阿明说,其实现在市场中所销售的贴膜大同小异,因为生产的工艺流程是一致的,只是每家采用的玻璃材质不同,因此带来的硬度体验也不尽相同。

“贴膜价格不同质量也不同,像20元就要比10元的好,10元的就要比裸片好(裸片:没有包装,只有一张贴膜)。当然,像现在最畅销的是蓝猩猩贴膜,手感好质量耐用。”

马晓说,从最初iPhone 4时代的PET软质塑料贴膜变成钢化贴膜只用了2-3年时间,从iPhone 4S之后钢化膜开始大肆流行,没人在去贴廉价的塑料膜了,直到近些年曲面屏的问世,塑料膜以另一种身份——水凝膜的姿态再次回归。

同时,市场上也开始出现了以大猩猩、亿色、摩米士为首的品牌膜和手机壳,这是正规军与非正规军的第一次交集。

“这些正规品牌的产品最早是在京东、天猫这些电商卖,而后才开始铺到线下店进行销售。”陈宇回忆道,电商卖品牌钢化膜的时间并不长,只是那时自己甚至也没有听说过这些牌子。“这些产品卖得都不便宜,均价基本在20-30元不等。”

对于这些新晋品牌,陈宇感慨道,几乎一夜间,所有人都扎入了这个行业,不给大家留有一丝喘息。的确,正规军的从无到有仅仅用了五年时间,也正是品牌化的趋势,带来了手机配件行业高端化的进程。

纵观这些配件,它们有的虽然成本很低,但却盘活了众多附加产业,如保护膜行业、模切行业、印刷行业、包装行业、电商行业、物流行业等。

这些从业者们在享受着贴膜带来的商业化进程,越来越多不为人知的小工厂开始向品牌化高端化所迈进。以至于现在的贴膜种类总能让人眼花缭乱,高透、磨砂、防窥、镜面、防爆、彩贴等名词不断映入眼帘,同时也印在了各种贴膜品牌的包装盒上。

对于品牌化的正规军出现,马晓觉得,整个行业也应当有几个引领者,否则这个行业也会止步不前,甚至停滞,同时利润率也会大不如前。“如果没有像摩米士和亿色这些品牌,市场上可能也只能是裸片的竞争了,最后大家越来越没有利润。”

董海洋告诉我们,现在仅贴膜就占据了他一半店铺的墙,各种贴膜琳琅满目。“以前爱给客户推荐裸片,因为裸片挣得多,但现在只给客户推荐品牌贴膜,裸片已经挣不到什么钱了。”

对于手机贴膜和手机壳来说,人们的需求已不再是保护手机那么简单,更多的是追求美观和个性,因此更多定制化需求也在不断迭代。比如在手机贴膜和手机壳中加入国潮、IP等元素,以此更加符合年轻人的定位需求。

毕竟,大众的审美观需求在不断发生变化,大家不再认为“随便买个价格便宜的配件能用就行”,而是认为“如果好看,质量好,宁愿多花点钱也愿意”。

“手机配件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以贴膜和机壳为主的美化类配件,另一种是以数据线、充电器、充电宝为主的电源类配件,另外还有音源类配件,比如蓝牙耳机这些。”深圳一家手机配件生产商负责人段明瑞告诉我们,近几年随着国产手机的市占率不断提升,更多的配件厂商更加倾向于国产手机配件的配套生产。“当然,苹果仍是第一主力。”

洗牌

据ZDC于2011年发布的手机配件购买调研报告显示,手机和手机配件都购买过的人群占比为36.9%,购买配件的原因主要为新添配件和原来的配件损坏,分别占比49.1%和43.4%。

而据DoNews了解,当前人们主要的购买需求依然是新购机和配件损坏,并且出现了购买配件种类分化的现象——男性用户更加倾向于创新性、实用性配件的购买,如外置镜头、游戏手柄、摄像云台等,而女性则更加倾向手机美观性,即手机壳、挂绳等,但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他们购买充电宝的次数是大体相当的,这是任何人都无法绕开的结。

据中国三大运营商曾披露的数字显示,以手机美容、个性定制为代表的手机周边市场规模已超过2000亿元。而这其中,手机数据线和充电器市场规模及需求量,要比手机贴膜和手机壳更为火爆。

“因为电源类的配件是刚需,谁都要用,不像贴膜或壳你可以不买。”段明瑞坦言道,在他的网店或实体店中,复购数据线、充电器、充电宝的客户占据了70%左右,这说明,超过三分之二的群体对于电源类配件是刚需。

历经二十年的变化,手机体积越来越小,而电池也从可拆卸变成了不可拆卸,带来的直接问题则是,手机没电后无法及时换电,因此只能依靠不断充电以维持手机正常使用。

对于董海洋来说,手机的变革也是他生意上变革的机会。“我当初觉得不能换电池太麻烦了,但现在也习惯了使用充电宝,可以说,充电宝也给我带来了赚钱的机会。”

据小米官方统计,在其充电宝刚刚发布的几年里,销量一直问鼎冠军,并且在众多电商平台中,充电宝的销量一直名列前茅。

“最早的手机配件是只有品胜、飞毛腿,品胜主要是数据线充电器,飞毛腿是电池,两者占比还是很大的。”据董海洋回忆,最初的电源类配件中还没有充电宝的身影,卖得最好的产品也不过是电池和万能充,而在iPhone 4之后,可拆卸电池也开始逐渐退出历史舞台,而它的继任者则是现在人手一个的充电宝。

陈宇说,易耗的电源类配件销售占比和充电宝几乎相当,因为苹果原装数据线材质问题,经常导致使用一段时间后线材开裂最终无法使用,所以人们会经常购买数据线,但当他第一次听说品牌数据线和充电器时,就觉得这种配件不会卖得太好,但现实却往往超乎人们的想象。

最早进入数据线和充电器市场的是品胜,其在营销策略上采取了现在小米所秉承的低价战略,用比仿品过硬的品质和仿品一样的价格开始攻城略地,抢占市场,直到2011年后,亿色和绿联相继成立,此时,他们瞄准了同一个赛道。

根据品胜官方提供的数据,2007年旗下的数码相机电池、充电器市场占有率已经达至70%。然而,在2016年品胜上半年报告里,其营业收入、归属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均出现了30%左右的下跌。品胜对此的解释是行业竞争及假货影响。

而亿色和绿联属于后来者居上。二者优势主要在于拥有苹果的MFI认证,这一项认证在整个配件产业中至关重要,它是苹果公司对授权配件厂商生产的外置配件的一种标识使用。

在陈宇看来,品胜曾是品牌手机配件的代名词,但它现在似乎有些“疲惫”,曾经的风光已被绿联、倍思和安克迎头赶上。除此之外,与其相争的摩米士也在新品牌的冲击下失去了些许光芒,毕竟其主营业务依然是手机壳。

突破

可以说,手机配件在存活了二十年后依然在不断前行,只是这条赛道内的厮杀更为激烈,已经从最早的两三家头部演变成为了六家的拼杀,甚至从蓝海变为了红海。

而当手机配件行业经历了1.0(品牌化)、2.0(通过营销占有市场)后,现在来到了3.0(不断创新研发)。在3.0时代,手机配件拼的却是本质上的区别,即在硬件上的整体创新、研发、生态,而非简单的代工与加工生产。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近3年,手机配件相关企业专利申请数量逐年攀升。2018年,专利申请数为1.1万件,2019年超过1.4万件,2020年则超过1.6万件。

其中,倍思专利数为230件,亿色为91件,摩米士为58件,绿联为495件,品胜为384件,安克为490件(以上数据统计截至7月1日)。

通过数据我们发现,绿联专利数最多,同时其品类也较多,拥有充电器、移动电源(充电宝)、汽车电子用品、电脑周边等;安克为第二,品类与绿联相当;品胜为第三,专利主要集中于充电器、数据线、耳机。

通过以上数据可以看出,手机配件也在不断注重研发,从过去的只注重销量到如今的销量和研发同样注重。

如今,在这条赛道中,有许多人在不断变化玩法,不断转战战场。手机配件的销售渠道也由过去的手机店、批发商城转变为京东、淘宝、拼多多等电商,以及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可以说,从线下到线上再到线下,他们似乎也经历了从实体到电商带给他们的客源与营收。

“这个行业发生的变化要比手机行业发生的变化更大,如果你不是亲历者,你不会发现一个小小的手机配件能造就这个产业。”马晓感慨道,最初他店里卖的配件基本以诺基亚为主,而在十年后的今天,他店铺中最多的配件品牌则是苹果、华为、小米和OV。

段明瑞、杨元和阿明依然奋战在生产一线,他们坚信手机配件行业会有更大的未来。陈宇、董海洋、马晓、赵琪在他们的店中不断扩充品类,除了手机壳、充电器这些配件之外,他们也卖起了游戏配件,用他们的话说,现在要靠多品类获取利润。

二十年间,手机配件行业从无到有,并经历了从野蛮生长到品牌化的周期变革。或许,我们能够通过手机配件的发展历程真实地还原整个中国手机的发展历程,作为周边产品和下游产品,它或许并不起眼,但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它却很重要。

未来,他们该如何在这场厮杀中突围,去寻找下一个突破口?

注:陈宇、董海洋、马晓、段明瑞、阿明、杨元、赵琪均为化名。